<var id="hbthz"><video id="hbthz"><thead id="hbthz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ins id="hbthz"><span id="hbthz"></span></ins><var id="hbthz"><video id="hbthz"><menuitem id="hbthz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hbthz"></var>
<var id="hbthz"><video id="hbthz"><thead id="hbthz"></thead></video></var> <cite id="hbthz"><span id="hbthz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hbthz"></ins>
<cite id="hbthz"></cite>
<cite id="hbthz"><video id="hbthz"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hbthz"></var>
<menuitem id="hbthz"><strike id="hbthz"></strike></menuitem><var id="hbthz"><span id="hbthz"></span></var>
中国西藏网 > 西藏新闻

历史新的一页从这里翻开:“西藏解放第一村”走访记

2019-05-24 陈志强 西藏日报

  岗托村,西藏解放第一村。正是这个宁静的山间小村庄,翻开了解放西藏历史的第一页。

  5月23日,正值西藏和平解放68周年。这天,记者专门走访了“西藏解放第一村”。从江达县城出发,沿国道317线东进,钻过2018年10月1日通车的矮拉山隧道,途径岗托镇,就来到了金沙江畔。

  望着岗托金沙江大桥新桥和十八军渡江口观景台……让人不禁回忆起当年十八军战士不怕牺牲,冒着枪林弹雨一边划船一边往前冲,以雷霆万钧之势,在金沙江天险,突破藏军封锁,打开了解放西藏的大门,翻开了历史新的一页。

  金沙水拍怀英灵

  今年82岁的泽旺平措还清晰记得当时的情况,1950年10月6日凌晨,渡江战斗打响。枪炮声一响,村里人都不敢出门,全躲在牲畜棚里,大家既高兴又害怕。现年82岁的江拥次仁说,大家高兴的是欺负村民的藏军要被打跑了,怕的是战斗太激烈,担心被流弹误伤。

  十八军成功渡江后,就驻扎在岗托村。当时13岁的江拥次仁在家煮了酥油茶和热水送给解放军。泽旺平措说,十八军渡江后,村民主动提供村里的9艘牛皮筏子,不分昼夜帮助解放军后续部队渡江和运送物资。包括他和江拥次仁在内的很多人,都尽力帮忙搬一些能背的东西。

  更令村民们难以忘怀的是,十八军渡江后,不仅安抚群众,还给大家分发了粮食。泽旺平措笑着说:“具体有多少大米,现在已经不记得了。只记得领到大米后,大家都感动地流下了眼泪?!苯荡稳矢嫠呒钦?,之所以会这么感动,是因为解放前,村民要向土司交税,自己则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,没吃没穿。在地主家干活,干慢了还要挨打,真是苦不堪言。

  1959年,西藏民主改革,百万农奴翻身当家作主?!懊裰鞲母锖?,我们分得了土地,自力更生,再也不用受剥削受压迫了。现在的岗托村,村民走上了致富路,电有了,路通了,交通方便了,家家户户装了自来水,再也不用到河里挑水吃了……”说起这些,江拥次仁神采飞扬。

  冬去春来,沧桑巨变,金沙江大桥岿然屹立于此,见证了岗托村历史新一页的进程。

  红色旅游鼓腰包

  近年来,江达县利用红色文化背景,开辟以金沙江十八军渡口等为代表的红色旅游景点,依托当地民俗,力争将岗托村打造成为昌都首个集“爱国、民俗、文化、生态”为一体的多元化民俗村,不少村民吃上了“旅游饭”。

  70岁的尼玛次仁是岗托村第一批靠家庭旅馆增收的人。如今,他的小家庭旅馆有4间房12个床位,2018年接待游客100余人。

  看着村里日益完善的旅游设施,尼玛次仁豪气地说:“未来几年,来我们村的游客只会越来越多,我想把这几间屋也改建成旅馆以增加收入?!?/p>

  村里看到旅游形势大好的群众,也纷纷要求加入这个行列。村民扎西群培、巴登、阿旺次仁、普巴、贡秋等五家都已向县里申请,做好了开家庭旅馆的先期准备。

  齐心协力奔小康

  由于临近国道317线,便利的交通让岗托村人对运输情有独钟。51岁的扎加开大货车有不少年头了,不过都是给别人开车。2017年,得知要修岗托至汪布顶乡的公路,扎加借钱买了一辆二手车。如今,扎加在工地上跑运输一年多了,纯收入却多达10余万元。

  根据驻岗托村工作队的统计,2018年全村跑货运的车辆有22辆,短途拉旅客的面包车有15辆,跑运输已成为岗托村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。

  近年来,借着旅游业和运输产业,村民的腰包鼓了起来。2018年,岗托村顺利脱贫摘帽,告别了绝对贫困。

  42岁的江拉前几年因病致贫,针对江拉的情况,村“两委”先是鼓励她治病,紧接着安排她当护林员,又通过易地扶贫搬迁住进新房。江拉告诉记者,2018年她当护林员有3500元,位于岗托镇上的集中安置点门面分红有900元,加上粮补、草补有600余元,植树造林有4000元,还在金沙江大桥对面的四川公安检查站做饭有5000元,一年下来有14000元,生活比以前好多了。

  看着村里翻天覆地的变化,岗托村选派村党支部书记永红高兴地说:“我们村2018年入选了‘全国生态文化村’和昌都市‘文明村居’,全村人均纯收入达到了一万多元,日子越过越红火?!?/p>

新极速彩票送18体验金_新极速彩票开奖结果-新极速彩票来就送 人龙传说| 女白领发量剩3成| 武磊身披7号球衣| 五部门打击校闹| 海清| 梁静茹被曝婚变| 杨方旭被禁赛| 海清| 乌镇戏剧节| 脱口秀大会|